首页 > 图解图说> 文章详情页

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新华社哈尔滨1月1日电题: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邹大鹏、杨喆、谢剑飞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9)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一名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在查看黑龙江江面封冻情况(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凌晨,朔风刺面,冰封寒江。接近零下30摄氏度的极寒中,中俄界江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仿佛银龙延伸。

  在“中国东极”抚远,黑瞎子岛附近江面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积雪,积雪之下仍有清沟暗流涌动。

  “一会儿要是遇到清沟冰面碎裂,千万不要收油,直接冲过去。”黑瞎子岛边境管理大队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教导员徐旭走下车,向前查看了一下,走到后车司机车窗旁低声叮嘱。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2)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在封冻的黑龙江上使用冰镩破冰,准备起获非法捕捞网具(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3)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在封冻的黑龙江上起获非法捕捞网具(2019年12月28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徐旭和同事们今天的主要任务,是巡查冰封的黑龙江江面,清理非法捕捞者布下的渔网等。

  皮卡车缓慢前行,突然“咔嚓”一声,冰面碎裂,车后轮在清沟边缘卡住转了几秒,才冲了上来,留下碎裂的冰块在水面上飘荡。

  车再次停稳,徐旭站在清沟边看了几秒,随即向后车招手说:“你们的车过不来了,下来走吧。”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1)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在封冻的黑龙江上巡逻(2019年12月28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踏雪巡江,脚下的冰层在吱吱作响。“你们不要走在一起,要分散开走。”徐旭赶紧提醒。

  清沟是冬季巡逻时最大的“敌人”。徐旭说,每年11月,江面刚封冻时更危险,江上清沟遍布,他们腰系安全绳,每隔五米一个首尾相连,才敢步行巡逻。

  远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这是照进“东极”的第一缕阳光,漫洒在江面上,将冰雪映衬成波光粼粼的金黄色,分外迷人。

  来不及欣赏美景,队员们重新登上等在前面的皮卡车,开始在江面上“画龙”。“不能走直线,得沿着车辙走,”徐旭指着江面上的车辙说,“有的是非法捕捞者开过的路线,说明冰面没安全问题。”

  记者准备系上安全带,一旁的民警刘志鹏却赶紧拦住。“听我的,江面上尽量不系。”他说,一旦车辆落水,解安全带时将延误逃生“黄金期”。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7)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在黑瞎子岛上,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根据雪地上的脚印准备进入树林中巡察不法分子藏匿的工具(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停车!下车搜查!”开着开着,徐旭突然指着江心一处小岛下达指令,他说,“江面上有脚印,一般都是非法捕捞者留下的,他们会将一些非法捕捞工具放在小岛上,方便偷捕时使用。”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4)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在封冻的黑龙江上起获非法捕捞网具(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5)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一名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在封冻的黑龙江江面上查看非法捕捞网具(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民警登上小岛,发现了几个编织袋,里面装有绳子、网具等捕捞用具。大家判断,附近江面上很可能有下好的渔网。果然,不远处几个冰窟窿被碎冰围成一圈,部分渔网露在冰面上。

  这些渔网在冰面下垂直分布,有鱼经过时便会被网住,过段时间,非法捕捞者会过来收网。

  民警们取出冰镐、铁铲等工具,合力将四个冰窟窿重新凿开。大伙将渔网露出冰面的部分暂时固定在一旁的木桩上,紧接着取来一根长约六米、带挂钩的木杆,用木杆几次试探终于勾住了渔网,他们合力将渔网拉出一段并用镰刀割断,为鱼儿开辟“逃生通道”。“这等于在冰下的网上开了一个口,鱼就可以安全通过了。”徐旭说。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6)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的民警们在封冻的黑龙江江面上销毁非法捕捞网具(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许多民警的裤子已被江水打湿、冻得结冰,帽子上、睫毛上挂了一层霜花,但他们来不及休息,又赶往下一处巡查点。

  每天,徐旭与同事们要这样巡查8个小时左右,步行里程超过10公里。“全程我们不敢停,一旦休息停留身上就会结冰。”徐旭说,“每次巡逻结束就像从桑拿房出来一样,头上的棉帽、棉大衣的后背都被汗水浸透,直冒热气。”

(走基层 听民声·图文互动)(8)极寒中的“东极卫士”:把“最东方”的阳光迎进祖国

  黑瞎子岛边境派出所教导员徐旭在工作中眼睫毛、帽子和口罩上结了冰霜(2019年12月20日摄)。新华社发(谢剑飞 摄)

  冬天爬冰卧雪,夏季忍受蚊虫叮咬,徐旭每年有超过8个月的时间吃住在江边的滩地帐篷中,守护着一方生态和边境安全。

  2019年明水期,徐旭和同事们共抓获非法作业“飞龙艇”两艘,查出违法犯罪嫌疑人4人,起获销毁非法作业“流刺网”10000余延长米,“方框子”“网帐子”一百七十余具,查处违法人员26人。

  “保护生态是我们的光荣使命。”太阳升得更高,开阔的江面上,晨光暖暖地打在身上,徐旭说,“继续用汗水浇灌收获,只争朝夕,不负韶华……这些温暖朴实的话语,也是大家守好祖国边疆的不竭动力。”

 
 
 

分类导航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中华高校网 www.zggxx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