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外人生> 文章详情页

追记“水滴”公益创始人丁俊雷

   淮水呜咽,燕雀声悲。淮滨县张里乡徐寨村添了一座新坟。

  6月29日凌晨1时许,“水滴”公益创始人,年仅34岁的温州商学院青年教师丁俊雷魂归故里。

  6月24日,丁俊雷和同事李韦剑赴新疆参加招生咨询会,遭遇车祸不幸殉职。为了把丁俊雷带回老家,多年来一直在天津依靠收废品为生的父母,找人借钱才去了新疆。

  “雷啊,你就放心吧。我们身体很好,两个弟弟在外虽说挣钱不多,也都挺好的,小侄子小侄女可疼人了……”7月1日,哭肿了双眼的丁山水、王艳荣老两口,一大早就又守在了新坟前,他们说这次总算可以静下来,和儿子好好说说话了。

  “我们和俊雷团聚的时间很少。他小的时候,我和他母亲就都出去打工了。跟着奶奶长大的他,从小到大都是个懂事的孩子。”丁山水没有想到,今年4月回老家安葬老母亲,竟是他爷儿俩见的最后一面,“长大后,他总在学校忙工作,放假了又忙着去支教,他总说要把时间留给山里的孩子们,我们都连续三四年没在一起过年了。”

  在温州甚至是全国公益圈,丁俊雷都是个有影响的人物。2007年以来,他一直坚持去偏远地区支教。2014年,丁俊雷成立了“水滴”公益团队,每年带着他的学生前往西南偏远地区。他说,之所以取名为“水滴”,就是因为水滴小而无形,持之以恒可水滴石穿,聚少成多可成汪洋大海。

  他称自己是“行走的钉子”,还开了一个同名的微信公众号这样介绍:行走能让生命更加饱满,充满未知的意趣。一直坚信,生命中不仅是工作和生活,亦有每个人内心想追逐的野性,这里会记录钉子追寻的内容,风景、故事也可能是钉子任性说……

  丁俊雷就像他的网名一样,永远行走在路上,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里有着他天南地北的足迹。

  “从小他就非常热心,放学了,或者假期,他经常拉着我给村里的留守老人扫院子拾柴火。”丁俊雷的同学靳晓东回忆说。

  “俊雷一直当班长,帮我们管理班级。记得三年级时有次上体育课,一位学生腿摔破了,小俊雷比老师还忙,到卫生室找酒精棉签清理伤口,帮忙买创可贴,最后还主动送这位同学回家。”丁俊雷的小学老师陈士超、文万芳哽咽着说……

  去年曾和他一起去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支教的温州商学院大三学生陈鑫豪说:“钉子老师常说,去支教心要诚,不是为了混学分或者纯粹是去玩,要实实在在地帮助孩子们,给他们讲外面精彩的世界,鼓励他们多读书,长大了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有用的人。”

  这些年,丁俊雷带学生们支教的足迹已遍及湖南、湖北、云南和广西等地。他会和学生们一起,一身水一身泥地翻几道山梁挨个到山里孩子们的家中,和大伙儿一起挤在木板上睡觉;会因为没水洗头洗澡而提前剃成光头;会和学生一起烤几个玉米棒子煮几个土豆当干粮……

  今年放暑假前,丁俊雷已经招募完志愿者,原打算7月份去四川凉山支教。然而,所有的公益计划因这场意外而中止。

  丁俊雷的舅舅王中华痛心地说,俊雷兄弟三人,他是老大。父母在天津以收废品为生,一个月挣个三五千块勉强维持生计。在他上高中时,因为家里实在负担不起三个人的学费,两个弟弟选择了辍学打工,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哥哥。丁俊雷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还当上了大学老师,是这个家庭的希望。

  “雷啊,你就是留个孩子让我养着也好啊!”王艳荣的恸哭声声揪心,一旁的丁山水不时安慰老伴儿不要哭坏了身子,自己却忍不住泪水一直在流,“他开始给我保证30岁结婚,后来又说到35岁再说。听他同事说俺才知道,他们支教都是自费的,每年至少都要花几万块钱。他这孩子呀,实诚啊……”

  “我和哪儿哪儿的孩子们在一起呢。”这是丁俊雷和父母说得最多的话。

  丁俊雷下葬那天,上百人从全国各地赶到淮滨,送他最后一程。有与他一起做公益的同事、学生,有他支教去过的地方的朋友,还有几位他支教帮助过的考上大学的学生。

  “他们都安慰我们说,叔叔阿姨,你们别伤心,俊雷还在,你们想他的时候,就给我们打电话,就能感觉到他还和山里的孩子们在一起……”王艳荣话没说完,又忍不住放声痛哭。

  此时,不知谁的手机里突然响起熟悉的旋律,“……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春去秋来你的爱已无声。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分类导航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中华高校网 www.zggxxww.com